小叽居的屁股全世界最赞不接受反驳
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漫威/小叽居/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荼岩/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MHA/胜出]Shape(上)

·灵感来源声之形

·也可能并没什么关系

·世界第一咔酱吹——绿谷出久

·自认为是小甜饼没错

·ooc,少年们属于平叔

 

后悔这个词,他从来不会用在自己身上。

因为承认自己后悔,就好像是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承认自己内心的软弱。

可是不,没有人会说爆豪胜己软弱。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就像是把一个鲜红的蝴蝶结大剌剌的绑在他的额头上,贴图错误一样荒谬且惹人发笑——并且为了生命着想大概没有人敢这么做吧。

 

要说不敢,绿谷出久大概是其中翘楚。

就在不久前,那本满载心血的“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 No.13”被爆豪勾着嘴角爆破后丢下了楼。

他还以为自家幼驯染仍是准备像从前一样,奚落两句,恶形恶状的挥几下拳便会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小胜的步伐总是充满了自信,从以前开始就毫不迟疑,或许在他的脑中自己会成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是清晰并且可触碰的,毕竟……因为,是小胜啊。

小胜总是最好的。

所以他才被那火球般的热度吸引着,拼命的想要追赶,如果,就算只是能和小胜并肩呢?

是不是可以看到更不同的世界?

是不是可以离欧尔麦特更加、更加的近了呢?

是不是,可以看到小胜在顶峰,神采飞扬的侧脸?

 

……没想到小胜会那么生气。

从水池中捡出已经湿漉漉的笔记本,轻轻地用手拂了拂上面的水,作用不大,还是那本已经湿透的本子,就好像已经无可救药。

小胜是不是也觉得我……无可救药呢?

绿谷出久附在笔记上的指尖还有些微微的颤抖,也不知是惊魂未定,还是心情激荡。

明明只是个无个性。

 

明明只是个无个性。

是错觉吗,水池前少年单薄的背影好像在颤抖,似乎还偷偷的伸手抹了把眼睛。

爆豪气得牙痒痒,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拳头也握得死紧,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揍人的模样。

明明只是个无个性,他凭什么妄想和自己站在同一个考场?!他怎么敢?!就好像连自己的水准也会变低一样,让爆豪不爽到了极点,就连心里都喧嚣了起来。

哐!!!

狠狠的往手边的树干上砸了一拳,爆豪气冲冲的把包往肩上一甩,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已经不要紧了!要问为什么?”

“——因为我来了!”

然后小小的绿谷就会跟着视频发出分外敞亮的笑声。

尽管那年去看过医生后,这样的笑声便已经越来越少了。

欧尔麦特是这一代,这许多代人心中的一个地标,关于和平的地标。

对绿谷如此,对爆豪同样。

只不过爆豪早早的就会说出,我要超过欧尔麦特,成为No.1的hero!

而绿谷则是握着双手,小脸红扑扑的看着爆豪,心里想,我也想成为欧尔麦特一样的英雄!

一切从绿谷出久被断定无个性的时刻开始慢性的褪色。

爆豪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在偶尔梦醒的时刻,恍惚中思绪里会飘过的念头。

——废久现在,又是以怎样的心情活着呢?

 


绿谷出久的日常变化很大,对于爆豪来说。

自从“淤泥”事件过后,爆豪和他的接触变得越发稀少。

在“你摆出了一副求救的表情”这种对爆豪来说过于劲爆的发言中,他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大言不惭的发言人了。

也不是说爆豪同学感到愧疚或者是感激或者是后悔什么的,他纯粹是怕自己的自尊心一不小心把对方炸得骨肉分离——毕竟爆豪的志愿是要当英雄而不是成为罪犯。

太气人了。

太气人了。

他根本就不是个无个性。

绿谷出久,他不仅有个性,这个个性还对爆豪胜己相当不利——他绝对是拥有随地随地都能够把他爆豪胜己的一切都引爆的个性啊!!!

这个………………废久!敢说那种豪言壮语竟然还开始不来上学了!

 

绿谷出久的日常变化很大,对他自己来说。

欧尔麦特给了他新的希望,“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英雄了呢”,怀揣着这样的想法,他进行了修炼。

仿佛充满着朝气的每一天,他却渐渐的寻找着各种理由从学校逃开。

他知道自己走在通向英雄的路上。

他只是不确定他是否走在,通往小胜身边的那条。

 

黄昏之中,金发少年的嘲笑声声入耳。

“那么想成为英雄的话,其实有高效率的方法喔。”

“相信自己来世会拥有‘个性’,然后从屋顶上跳下去如何?”

 

·一直觉得咔酱那张嘴里说出来最臭的话就是这两句了,根本洗不白!所以此处设定与原作走向不同,是一个遍体凌伤的校园霸凌受害者与施暴者的故事互相救赎拉扯的故事(脑洞源自声之形)。


评论(2)
热度(3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