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灵茂/荼岩/影日/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MHA/胜出]Shape(中)

·灵感来源声之形

·世界第一咔酱吹——绿谷出久

·自认为是小甜饼没错

·ooc,少年们属于平叔

 

他膝盖微微有些颤抖。

明明地面上只是微微拂面的程度,没想到到了高处,风立刻强了许多倍。

和自己平时看到的世界一点都不同。

眼皮轻颤着阖上,他微微扬起下巴。

对面没有人,他却感到有什么话语或情感即将顺着喉管从口中脱出,紧抿着的唇角不由自主抽动着。闭上眼睛的时候,世界都在迎面而来的风中,从耳边飞速奔跑过去。

脚下的支撑点突然失去了一半,岌岌可危的立在边沿,张开双臂,一个人和世界的链接脆弱到只需要一个轻微的抖动——

“咚”。

屋顶的门被几个拿着便当正说笑的女生打开,几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绿谷出久站在安全网后,从幻想中回过神,一手抓着网孔愣愣的回头,和几人进行了尴尬的世纪对视。

 

那天之后他便不再去学校了。

 

只要有绿谷出久的身影,爆豪总是焦躁的。

如今他却终于发现了更让他烦躁的事情——没有那个该死的书呆子的身影,哪里都没有。

爆豪同学日常生气。

生着生着气,就一把捏爆了手上尚未打开的易拉罐,黏稠的液体顺着指隙流走,让他更加愤怒,咬着牙便冲天狠狠地啧了一声,转身去找地方洗手。

走着路习惯性的就要将手插进口袋,就差那么一点点的时候又意识到手上都是饮料,又咬了咬牙。

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烈。

全部……

都是你的错。

 

晨光熹微,绿谷出久就已经推开家门。

他的目的地是某个被作为垃圾场的海滩,没有人知道,在垃圾全部清理干净后,将会有多么美丽的景色。

但是他已经见过了,即使只是清理出了小小的一个缺口。

日出时,阳光会首先伸向那个缺口,那景象就好像是他蒙尘已久的心脏,也被清理出了小小的一片空地,洒满了名为希望的光芒。

即使只是去的途中,绿谷也不禁小小的雀跃着,露出笑容。

可是今天不一样。

从床上翻下来摔醒,下楼时滑倒结果直接用滚的到达了一楼,就连吃个早餐都被热牛奶烫了好大一口。

挠了挠头发,绿谷总觉得就像有什么大魔王已经冲着自己来了,连身边的空气都躁动着。

 

大魔王?

有的有的。

爆豪并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风,某天早晨上学前在绿谷家门前准备堵人,结果快要迟到了都没见人影。

也可能是那个废久宅在家里没有出门。

他想要这么说服自己来着。

但是很明显说服失败了,接下来的日子,如同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般,他每天越来越早的出门。

终于在这一天,在爆豪同学的表情已经可以直接吓哭路过的孩子的这天。

大魔王锁定了他的公主。

 

爆豪又把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了。

这家伙……害我这么麻烦的这个家伙。

凭什么在这里,在大街上露出这种傻笑?!这是想要给谁看?这么傻到冒烟的笑谁想要看啊混蛋!?

按气势来分级,爆豪走向绿谷的步伐已经是可以造成地震的等级了。

反正绿谷已经是被震在当场动弹不得。

“小……小小小小小小胜!”绿谷·小结巴·出出出出出出出久在看到爆豪的一瞬间感觉自己这段时间的锻炼都喂了狗,毕竟,你看,他还以为自己变强了,结果还不是一看到小胜腿都软了。

特别是当小胜的脸色那么难看。

“……喂废久。”爆豪站定之后狞笑着对了对拳,“居然敢从我这里逃跑,你想——怎么死啊。”

咽了口口水,绿谷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对不起欧尔麦特我可能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冷汗像瀑布一样的往下淌,绿谷的恐惧在这一刻突然达到了巅峰。

 

他总是这样。

老子还没对他做什么就露出怕得要死的白痴样。

明明最开始像坨胶水紧紧黏着老子的也是他。

 

“喂……妄想把老子拉到你这么低水准的人,不是你吗?”

“现在又做出这种害怕的样子给谁看啊?!”

“害怕的话从一开始就不要抓着我不放啊,是个废物就好好当个废物为什么还要拖住我?”

“会说那种大话实际上却只会逃跑吗,你个废久?”

领口被紧紧抓着,脚尖几乎要离开地面,少年猩红的瞳孔死死的将他钉住。

每一个字都是一次痛击。

几乎是豆大的泪水止不住的就涌了出来,爆豪一瞬间甚至以为那会在自己眼前变成一颗颗圆润又晶莹的宝石。

 

扯住袖口盖在手腕试图擦干自己的泪水,却完全赶不上流泪的速度,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挫败感前所未有的浓烈,浓的如同此刻他嘶吼声中带的鼻音,用尽了所有力气也减轻不了一分一毫。

 

“因为,小胜根本不让我追上啊!!!!!”


评论
热度(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