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灵茂/荼岩/影日/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恍若时滞】

一、人言可畏。

【喂喂,我说……那个?!】【……嘘,别说了。】

而她只是从那个画面中回神,静默的瞥了一眼说话的人,便转身离开了。

 

伏己和普兰的恋情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说这话的人大多会在同时偷偷的提起爱森糸。

爱森糸对伏己的不同寻常是从某个黄昏传出来,可是谁也记不清那是怎样的一天。那是伏己与普兰在一起已说不清多久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同一张桌子,亲密无比的说笑。夕阳透过窗户洒在两人的发丝与侧脸,与人间界不同,这个世界的人和时间向来是这样悠闲与缓慢,如果没有那件事,这一定会是美好到让人心酸的画面。

可是偏偏发生了那样的事,爱森糸的手一抖,竟捏爆了手中的学徒用玻璃球。

顿时教室里一片混乱,各种声音交杂起来,所有人的目光投注过去,跑去帮忙的帮忙,询问的询问,还有开玩笑的声音混杂成一片的向爱森糸涌过去。爱森糸站在原地,踩着一地的鲜血还有被夕阳照得闪闪发亮的玻璃碎片,一瞬间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感到身周的空气都静止了下来。

大概也是她不够机灵,回过神的第一眼就看向了伏己,偏偏又是众目睽睽之下,也难怪会传出那样的传言。

后来她被送到医务室,维特先生帮她引出手掌中深陷的玻璃渣。那一瞬间其实是很疼的,可是爱森糸的脑海里不知怎么就回想起了事发的那一瞬间,伏己清清淡淡不甚在意的瞥过来的一眼。好像是对她的,可是不是对她的。

 

是夜,爱森糸却睡的并不安稳。

她总是会梦见一些仿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呐,你,果然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吧?】塞那个时候挥舞着她精致无比,同时爱森糸知道那是昂贵无比的,那只名叫森林之心的魔杖,用她一贯的不可一世的语气这样对爱森糸说着。魔杖的顶端就点在爱森糸的眉心,那正是使用魔法者的命门所在。这样明显的威胁下爱森糸也没有改变脸色,她从以前就是这样,就是这一点让塞非常不喜欢她。

爱森糸只是看了塞许久,然后便调头走了。

塞这次却并没有像从前一样气愤,她只是用某种莫测的眼神看着爱森糸的背影,带着怜悯,或是剥夺了什么的得意,看着。

 

爱森糸失手损坏公物的事后来又发生了几次,最后渐渐消失了,却留下了缠缠绵绵的传言或者说是,猜测。时间一旦悠长起来,人就会变得无聊,因此一点点的事情就足以大家谈论许久,也正是这样,在出现下一件值得谈论的事之前,大概不会有人忘记这些传言。

但是新的传言很快又出现了。

 

【……你到底为什么想拜我为师?】维特先生即使曾经是一名拥有众多倾慕者的绅士,此刻也不由对着爱森糸崩溃了,【要知道很多人都不愿意学习治愈魔法!】

【……】爱森糸执拗的看着从前从未想过要接近的人,半天之后开口道,【因为我想学。】

自从给爱森糸治疗过几次之后就被缠上的维特先生感到压力很大。治愈魔法向来以艰难而著名,很多人宁愿去学习战斗魔法也不愿意学习难见成效的治愈魔法,可是眼前的少女不知道突然哪根筋不对了,明明是见习远攻系的希望之光,却杵在他跟前非要向他学习治愈魔法。

最终维特先生还是在爱森糸无声的坚持和骚扰之下同意了她的请求,心中寄望着这个少女可以早点知难而退。

更希望他不会被见习远攻系的系主任各种用眼神杀死。

 

而新的传言之中,爱森糸又对医务室的维特先生日久生情了。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