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灵茂/荼岩/影日/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恍若时滞】

四、谎言与世界

黑暗,一片黑暗。

再往前走,也仍然改变不了的黑暗。

她脚下确实有路,通向未知,可是她不能停。

 

【你还真是狠心啊?】塞把玩着手中的魔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她身后的人,【你说是吧,伏、己?】

爱森糸感到双眼中原本迷蒙的一层雾气散去,塞身后那人的轮廓渐渐清晰。

他的眼神清清淡淡不甚在意,轻轻的说道:【无所谓了。】

轻得不能再轻,爱森糸却感觉自己在这样的一次触碰中崩溃瓦解着。

背景,肉体,灵魂,还有心脏。

这一切本就是由某个谎言编织成了,最终她将自己送入这个谎言下处刑。

好痛。

好痛啊。

 

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不太记得做过的梦,爱森糸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摸到床边的一杯水灌下去。

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木质的相框,里面是一张照片,只有爱森糸一个人,在照片的右侧幸福的微笑。

拇指习惯性的摩挲着相片左侧,爱森糸有些出神的差点觉得,也许那些都只是自己的梦罢了,自己才是求之不得的人,自己才是妄想的人,那些过去从不曾存在,也不会再回来。

事实上,如果自己不再记得,那些就真的不存在了。

这个世界何时变得如此轻易的被改变的?

即使询问天上的太阳,它也不会给出任何的回答,所以我必须要自己做决定。

奔向我,改变我,却离开我的,现在我要亲手切断它了。

 

伏己回家的时候碰到了似乎在等他的爱森糸。

那又是一个夕阳下的场景,伏己在某个瞬间会觉得那是自己曾经放在心尖上的画面,可是翻遍自己的脑袋也找不到任何的痕迹。生活是如此完美,却又如此虚假,时间太过悠长,长到曾经被所有的人丢弃在前进的道路上,没有任何人记得。

可是,那真的是对的吗?

【伏己,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爱森糸用了伏己不太明白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或是因为光线。

爱森糸想请他帮助实验一个新学习的治愈魔法。

伏己想了想,并不是太大的事,于是点了头。

爱森糸难得的笑了,看起来很开心。

爱森糸回去了,伏己却在目送她关上家门后仍在原地站立了很久。

刚才有一瞬间,仅仅只是一瞬间,他突然觉得难过起来。这是没由来的情绪,让一直以来都忽视了这些事情的他开始觉得,事情真的有哪里不对劲。

看到等待着他的爱森糸的时候,并没有经过思考,他差点伸出了手去摸摸她的头。

伏己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收紧的时候,感觉自己确实有什么没抓住。

可是他的心里那么空旷,只有一大团的迷茫告诉着他,他什么都不需要。

 

【塞!】普兰开心的扑进塞的怀里。

带着微笑,回抱着普兰的塞温柔的吻了她的金发。

 

【只要是为了你的话。】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