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叽居的屁股全世界最赞不接受反驳
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漫威/小叽居/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荼岩/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瓶邪】鬼目(1)

·梗的灵感来源自鬼吹灯昆仑神宫卷

·ooc肯定 非亲妈

·很久没写东西 适应期

 

婴儿的啼哭终于如惊雷般传出,震得吴家众男人都从椅子上几乎跳了起来。

这是吴一穷的第一个孩子,也是老吴家孙辈的首个孩子。吴一穷抱起孩子的襁褓时手甚至要开始抖了,最终他还是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否则虎视眈眈的弟弟还有父亲一定会将因为亲生父亲这个身份而到手的首抱权抢走。于是吴一穷的手从没这么稳过,以他提前拿枕头练习了十个月的抱婴儿的姿势抱住了自家宝贝。

“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问。

“男孩儿。”吴夫人勉强清醒着,脸色苍白,目光却温柔的向着儿子。

吴一穷转脸去看吴老狗。

吴老狗含蓄的点头,吴三省说:“那就按之前定好的,叫吴邪。”他是对吴夫人说的。

吴夫人点头,嘴角带起一抹笑。

“……大哥。”吴二白抱不到小侄子早就凑上前去看了,此刻却皱着眉头沉了声音。

“……”离得最近的吴一穷很明显也发现了同一件事,原本因为喜悦而满面红光的脸早已白得和吴夫人一般。

吴三省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这时忙半个肩膀挤到吴二白前头把他挤开,仔细去看刚哭过眼角还带着些泪花花的吴邪。

刚刚出生的孩子红红皱皱的,第一眼没看出什么名堂,吴三省内心偷偷喊了句丑死了,又再去看。

这一看他倒是真的看出了些许不同。

小吴邪的瞳孔黑黑亮亮的,虽然正眯着眼,被肉肉挤成了一条缝,吴三省却隐约可以看到其中一丝红色。

吴三省性急,伸手就扒开了吴邪一只眼的眼皮,吴一穷还没来得及喝止他粗鲁的动作,吴邪的眼睛就被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吴邪的瞳孔外围有一圈线形红色凸痕。

这是官历77年,鬼母政权下的第77年的某一天。

 

“如果能不见人,最好不要见。”

这是吴邪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从母亲,父亲,到叔叔们,甚至是爷爷。所有人都这样告诫他。吴邪没有去上过学,也不怎么被允许离开家,二叔平时会教他学习,三叔动不动就离家很长时间,回来总会给他带各式各样的新玩意儿,最好的小弟是王管家的儿子王盟。

除此之外近乎空白。

正因为对外面世界的近乎空白,吴邪的好奇心反而疯狂的生长。

“我得出去看看。”

吴家算是个大户,毕竟是有管家的家庭,吴老狗的藏书也极其丰富。奇奇怪怪的那种丰富。不能出门的日复一日,吴邪只有不停的去读那些书。一开始只是打发时间,时间久了,他渐渐的能够体会其中的乐趣,知识面由奇怪的方向变得极广,吴三省直嚷嚷不是很懂你们文化人。

毕竟吴三省是吴家父辈唯一的学渣。

但是知道的越多那句话就越来越多的浮现在脑海,像被下了咒一样,吴邪今天也在想着。

“我得出去看看。”

tbc.

评论(2)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