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灵茂/荼岩/影日/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瓶邪】鬼目(5)

·梗与某些设定来源于鬼吹灯昆仑神宫卷

·谜之黑邪出没 只可脑补

 

吴邪的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即便以各种吐槽和顾左右而言他来掩饰,他仍然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不经事而且被严密保护着长大的小少爷。

一丝阴风从那个透光的缝隙吹进来,他后背的衣服被吹得离开了皮肤,在那个瞬间他甚至感觉到一颗汗珠经由脊侧流进了裤腰,让他不自在的磨蹭着往后挪了挪,同时目光仍然死死的盯着那个似乎是传出了声音的角落。

“……呵呵……”低沉沙哑的笑声在这室内如同自带混响般响亮,刺激着吴邪的耳朵——他的汗毛一瞬间都仿佛炸了起来,吞了口口水。

“我说,怎么进来这么个小少爷啊。”那个声音又有点鬼畜的笑了两下,然后终于口吐人言。

卧槽,会说话的……那那那应该是个人喔。吴邪傻傻的想。

铁链碰撞的声音又响起来,同时伴随着布料的摩擦声,似乎是那人起身往吴邪这边移动了。渐渐的黑暗中有了个轮廓,然后那人伸出一只手在吴邪眼前晃了晃:“嘿?小少爷?别傻啦?”

吴邪先是条件反射的一缩脖子,发现他伸手没干什么别的这才像小动物似的慢慢伸脸,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仔细去瞧那个人。那人不太正经的蹲在吴邪面前,看得出是个身型修长的青年。最让吴邪在意的就是那人的脸上和吴邪从前一样带着一副大墨镜,还有在双手都被两指粗的铁链拴住的状况下嘴角仍然带着深深的笑纹。

总觉得,意味不明。

这个黑眼镜明明被拴着——顺便一说就连吴老狗养的狗都从不用铁链拴——却让吴邪觉得他并不无害,甚至有种强烈的压迫感不断的袭击着吴邪。

还有那个让人不舒服的笑……

“你也是被抓来的?”吴邪问。

“这话说的,难道我还能自己跑进来,然后兴高采烈的给自个儿套上这个?”黑眼镜笑眯眯的把自己的手腕递到吴邪眼前,吴邪这才真正看清楚黑眼镜手上的铁环。那并不是普通的连接了铁链的铁环,而是从内侧伸出了一个个尖利的锯齿,随着铁环在手腕上咬合,每个锯齿都深深的刺进皮肉。有多疼吴邪暂且还不知道,但只是看黑眼镜手腕上那斑驳的一条条颜色深浅不一的血痕就知道,这玩意儿肯定不好玩儿。

吴邪看着看着就不由伸手去戳了一下黑眼镜的手腕,黑眼镜逗他玩儿似的大声的嘶了一下,咋咋呼呼的喊疼。吴邪有点儿愧疚,挠了挠头发,局促的不行,看得黑眼镜直乐。

 

那个黑眼镜自称名字就叫“黑瞎子”,跟他说了没几句话吴邪就已经发现这家伙满嘴跑火车,所以对这个名字持保留态度,心里还是按着自己的叫他黑眼镜。黑眼镜知道他叫吴邪之后却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他问:“你就是老吴家那藏着掖着的宝贝疙瘩啊?”

“……啊?”吴邪傻了一秒,没想到他似乎是听说过自己。

不过黑眼镜好歹已经看出了这小少爷确实是被保护得好,根本缺根筋,于是问完那句话都没准备等吴邪反应就径自往吴邪的腿上伸手去摸。

“……你、你干嘛!”吴邪一边推他的手一边往后躲,又怕把他的手推出问题有点儿不敢用劲,想用嗓子亡命的嚎,又怕外头黑斗篷听到,只好尽量压着声音。

“老吴家藏那么多年,我看看你是不是长了两个丁丁不好见人啊?”黑眼镜认真的说。

·瞎子 一个勇敢的少年 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今日的勇敢【想配张黑瞎子空中劈叉的图】

tbc.

评论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