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灵茂/荼岩/影日/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瓶邪】鬼目(7)

·梗与某些设定来自于鬼吹灯昆仑神宫卷

·讲真的小哥上一章就出来了我猜你们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错觉,那一瞬间吴邪甚至感觉到被咬住的地方被注入了冰凉的某种液体。全身肌肉紧张过度后的松弛使吴邪一下子跪了下去,与此同时紧紧钳住他小臂的手也及时的松开,任由他瘫软到地上,手臂上的热度连带整个身体的热度似乎都开始消散。

虽然没有看清楚,那应该是蛇。那么……应该不会很快——扩散……!!吴邪大口的呼吸着,脑袋一刻不停的转动,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瞳孔一缩,感受到剧烈的疼痛从颈部流向全身,由颈部开始,他的全身疼痛得不断痉挛,整个人彻底倒到了地上。

缝隙里冰冷的光线仍然没有变化一分,黑瞎子呆的角落也毫无动静。室内仿佛只剩吴邪和那两个黑斗篷,此时他们丝毫不为所动的围观着吴邪。

不止是无法继续思考,大口的呼吸也已经无法持续,吴邪像喘不过气似的小口小口吸气,他的下巴高高的仰着,唾液无法控制的顺着嘴角往下流,双手紧紧的捂着全身疼痛的中心——颈部的伤口,像一条离了水的鱼在地上翻滚,一开始还能疼得哼唧几下,没过多久就已经没了声音。感觉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他用最后的力气颤颤巍巍的将手伸向离他最近的拿竹筒的黑斗篷,尽管心里深深的明白对方根本不会理会,仍然停不下来,他的瞳孔已经开始扩散,嘴唇艰难的蠕动着:“救……救救我……救、救命……疼…好疼…”

吴邪的指尖在空气中颤动,面前黑斗篷的兜帽轻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盯着他看,却完全没有任何回应的意思,空气一时凝窒。

又是几息,吴邪终于要撑不住,嘴巴张张合合,手指在空中最后挣扎了一下颓然摔落在地面,吴邪还是拼命的去看那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尽管视线已经开始模糊重影,吴邪感觉被他热切注视着的对方,仿佛终于对他伸出了手。

 

吴邪彻底安静下来,不再动弹。

在黑斗篷做出任何反应之前,角落里就传出了嗤笑声:“哑巴,你居然学会自己给自己搞事情了。”

拿竹筒的黑斗篷仍保持着单膝跪在吴邪旁边查看的动作没有反应,后面拿铁链的黑斗篷却警惕的后退了一步,拔出了武器。黑瞎子从角落站了起来,拎着自己的铁链,还没走到黑斗篷的跟前就对上迎面一刀,他嘿嘿一笑扯着铁链对上了刀锋,看样子是准备用对方的刀来斩断自己的束缚。

然而铮的金属碰撞声过后,黑瞎子一脸懵逼的看着手上完好无损的铁链,没来得及抱怨又侧身躲过了另外一刀,开始满屋子蹦来蹦去的大喊大叫:“诶你们这刀不行啊!哑巴!”

被叫做哑巴的男人默默的一手扯开身上碍事的斗篷,另一手从身后拎出一把黑刀,似乎真的是哑巴,也不多话,一刀就向黑瞎子劈下去。

黑瞎子本来背对着他在躲对方的攻击,警觉背面也来了一道犀利的刀风,险险的回身双手抓着铁链迎了上去。这次的声音不同,哑巴的黑刀切豆腐似的轻易斩断了两指粗的铁链,刀锋堪堪停在了黑瞎子鼻尖,随即收了回去。

“卧槽哑巴我又没抢你老婆我们到底什么仇啊?”黑瞎子感到自己被威慑恐吓了,一边抓住哑巴抛来的黑色短刀着手反击黑斗篷,一边喊。

哑巴并不理他,把短刀丢过去之后又转身蹲下去摸了摸吴邪的颈动脉。

没了束缚又拿到武器,黑瞎子飞快的结束了战斗,看了眼还蹲着的哑巴,又回去踹那人的脑袋,百无聊赖的拿鞋底在他脸上碾来碾去。哑巴把吴邪翻了个身,盯着吴邪的一双眼睛在半灰暗的环境中很是平静,如果吴邪醒着,他或许能够认出来这双眼睛。

“走吧。”翻鱼一样翻完吴邪,哑巴开口,然后起身将黑刀背回身上,黑瞎子拖着那个黑斗篷跟在他后头,两个人先后离开了。

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只剩吴邪一个人躺在暗处。

·哑巴:吴邪只熟了一半,我来给他翻个身,等另一半也熟了我再来拿

tbc.

评论(2)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