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叽居的屁股全世界最赞不接受反驳
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漫威/小叽居/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荼岩/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瓶邪】鬼目(8)

·梗与某些设定来自于鬼吹灯昆仑神宫卷

·虐吴邪居然没人出来心疼一下

 

房间里又少了一个女人。

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新的人被关进来,同时也会有人被拖出去,就似乎是一种循环。

一个循环,又一个循环。在这里,时间的流逝没有任何意义,所有人渴求的,都是挺过这个循环,再挺过下一个。久而久之,慢慢的连挺过去的意义都再找不到,只是在这条死路上艰难的苟且着。

离他最近的那个女人,他甚至常常看不到她眼中的光彩。她满身血污,尤其是双手,如同遭遇过野兽的啃噬般,残缺不全。但她全然不在意,在他看到她的所有时间里,她都抱着膝盖静静地坐在那里。

他换了个姿势,学着那个女人一样,屈膝坐好。这个动作带动他手上的铁链响动起来,可能声音有些大,女人一反常态的缓缓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吴邪和她对视了一瞬间,女人就又恢复了原本的姿态。吴邪被她看得有那么一点紧张,正松口气的时候,听见一个沙哑的几乎大部分都是气音的声音问:“你多大了?”

“……十、十六!”吴邪微微睁大了眼睛,这是女人第一次开口。

“……我被抓进来的时候,比你还小几岁。”女人说,她看起来将近三十岁,虽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受尽了折磨而显得苍老,却不可磨灭她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十多年的事实。

十多年,这是吴邪甚至不敢去想象的数字。到目前为止,他全部的人生也就只有十多年,而且是生长在一个完全对他温柔和包容的温室之中,经历过最大的痛苦可能也就是从小陪他长大的一条小狗寿终正寝离开人世——而如今这仅仅不知道是几天还是几十天的时间里,他已经从一张白缎被蹉跎成了一块粗布。如果这样的日子再长一些,吴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产生怎样的心理变化,会变成什么模样,也许就像这里的大部分人,麻木,怨恨。

那天被咬之后,吴邪并没有死去——即使当时他自己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当他醒来之后已经被转移到了这个略大一些的房间,和很多女人关在一起。他不知道黑眼镜现在怎么样了,也没有任何余力去关心别人,那些黑斗篷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拿着那种竹筒进入房间,让各种剧毒的生物噬咬这里的每一个人。

吴邪估计这里的人都是第一次被那毒蛇咬过而活下来的,因为尽管每次黑斗篷来过之后,整个房间就如同地狱,所有人都经历着各种毒发的剧痛,呻吟哭喊,甚至经常可以闻到有人失禁的味道,但是每次大部分的人在痛过之后,都活了下来。

吴邪感觉自己的耐痛恐怕已经奇迹般的飞涨——每一次的疼痛都和第一次不同,他再没有过第二次那种濒死的痛感。虽然没有和其他人交流过,吴邪心中有种猜测,他直觉的就知道,自己和这里的任何人都不是一样的。

他恐怕第一次的时候就是要死的。

尽管那个时候很模糊,他隐约记得,那时他向那个黑斗篷拼命求救的最后时刻,那人朝他弯下腰,然后动作极快的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墨色的物体,疼痛让他完全失去了味觉判断的能力,所以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恐怕是那东西救了他。

这个地方的黑暗之中藏着某个人——可以救他。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到甚至不知道真假的想法,让吴邪坚持到了此刻。甚至在迷迷糊糊的梦中,他都看到了那个人,穿着黑斗篷,慢慢的向他转身,然后伸手即将取下自己的兜帽,那个瞬间,吴邪的耳边可以听到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他说:等我。

每次梦境都结束在这里。

吴邪伸手拨了一下遮住眼睛的头发——他已经被带上了和黑眼睛一样的铁环——伴随着手腕伤口被翻搅的刺痛,他挺直了背脊。

他的眼睛仍然亮着。

等你,他想。

 

老吴家,父辈的三人全都盯着坐在上座的男人,眼神甚至可以说是无比热切的。

张起灵带来了吴邪的消息,虽然他说只是顺手救了他一命,后来知道是吴家少爷所以为了还吴三省的人情才来送信。

动用了无数人脉仍然渺无音信,对吴家来说光是吴邪仍然活着的消息就已经足以振奋人心。

张起灵是张家的人,所以他有能力也有手段竟然可以知道那里的位置还能进出那里,这无疑是老吴家最后的救命稻草。

吴家势必要请动张起灵出马救人。这是吴一穷,吴二白,吴三省心中共同的想法。

 

·我好心疼小三爷啊

 

tbc.

评论
热度(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