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叽居的屁股全世界最赞不接受反驳
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新坑北极圈瓢虫少女/瓢猫瓢的少女跟着我举起双手!!!
漫威/小叽居/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荼岩/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瓶邪】鬼目(11)

·梗与某些设定来自于鬼吹灯昆仑神宫卷

 

吴邪瞪大了眼睛,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来,看着在他左右站得笔直的两个人,感觉自己进了一个谜之牛郎店。

黑眼镜挤眉弄眼完毕,又示意他别动,吴邪有点无措的看了一眼左边的男人,他还是看着吴邪,吴邪看不太清楚他的长相,但是总觉得那双淡然的眼睛有些熟悉。没时间想太多,吴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重新把目光投向那条大蛇。

大蛇如同巡视自己领地的王者一般昂着头游动,目光在所有人之中逡巡。吴邪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奇怪的体质,什么事儿都能给他遇上。实际上看清了整个房间之后吴邪清楚的知道,这里关押的人中真的就只有他一个男性。

这种坐拥后宫几个月却并不怎么开心的心情应该怎么描述呢,科科。

就在这时,心里使劲翻着白眼的吴邪突然一个激灵,觉得空气有点儿不太对劲。他连忙回神,一抬眼就和那蛇王来了个深情对视,它似乎是盯上了吴邪,或许是因为吴邪是唯一的雄性,让他有种被入侵的不愉快,又或者是因为吴邪是这里一个最特殊的存在,总之它死死地锁定了吴邪。

……看吧,我就说我的体质很有问题。吴邪又往墙上贴得紧了一点。

蛇王的速度很快,几乎是转眼就近在咫尺,它身后的地面留下了一大片看着就很渗人的腐蚀区。这家伙的唾液看起来就很毒,偏偏它还像个老年痴呆一样口水不要钱的往下滴是什么鬼!难道它是来咬人的吗?它根本就不需要咬我都已经被它的口水淹没了好吗!难道鬼母还需要会抗腐蚀的?吴邪拼命的吐槽着,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冷汗不要钱的往下滴,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脖子里的样子看得黑瞎子差点笑出声。

哑巴,他害怕的样子太好玩儿了。他无声的说。

张起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去看吴邪。吴邪的样子看起来越来越紧张,张起灵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蛇还没动口他已经自个儿吓得窒息了,于是迟疑了一瞬间,还是动手了。

吴邪只觉得眼前什么闪过,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蛇王的蛇头落在了他脚边那红色的液体飞溅,差一点点就要飞到他的身上。

“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然后吴邪就被人扯了一把,不由自主的跟着跨过蛇王的尸体往门的方向跑。

由于刚才整个屋子的人视线都集中在蛇王的身上,所以黑斗篷们看到黑瞎子跟张起灵转过头说话的时候就有些戒备了,毕竟几个月前还出了黑瞎子越狱这么一码事儿,于是这个时候虽然吴邪这呆子还没反应过来只知道跟着跑,他们周围已经有很多黑斗篷在围过来。

这房间不算小,但是人人都挤过来当然也不能说很宽敞,才跑了几步吴邪就被迫停脚,然后被张起灵和黑瞎子护在了中间。

“接着!小三爷,有没有想我呀?”黑瞎子踹翻了一个黑斗篷,抽空扔给吴邪一把匕首,同时还有闲心逗逗吴邪。

吴邪从前可都是个文化人,被吴三省嫌弃了不知道多少次,说他手无缚鸡之力。虽然也没到那个地步,但是一点儿把式都没学这倒是真的。他有点手足无措的接住匕首,也没理黑瞎子,心想回去一定得找潘子学几招。手忙脚乱中一个黑斗篷就举刀冲了上来,吴邪没法子,只能试图举着匕首挡。长刀和匕首哪个优势更大显而易见,他马上就要撑不住的时候还是张起灵飞来一刀救了他。

就在他们三个这边一片混战的时候,突然就从另一边响起了巨大的声音,好像是那边黑斗篷内部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吴邪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超大号的黑斗篷正把身上的斗篷一把扯下来,大声嚷嚷着:“胖爷我不发飙我看你们还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铁三角聚齐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