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吹,爆吹,爆吹(高亮)
咔左only.
人懒没救
佐鸣/胜出/德云社/九辫/灵茂/荼岩/影日/小排球/杀戮天使/暂时想不起来了

【瓶邪】鬼目(13)

·梗与某些设定来自于鬼吹灯昆仑神宫卷

 

吴邪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他虽然知道往下跳会很刺激,可是没想到这么刺激。

当时吴邪话音刚落,还没正经做好心理斗争呢,转头就看后头三个人都大踏步往他逼近,那胖子还大声嚷道:“诶那边那个小哥你顾好你家这小少爷,胖爷我占地面积大,就先走一脚了!同志们!向着光明的未来啊——”说完就率先跳了下去。

吴邪吓得脸色一变,刚想探出头去看,却被人紧紧钳住手臂,那一瞬间吴邪脑中闪过了什么,然后就被一阵强烈的失重感袭击。这绝对是吴邪这辈子做过危险系数最高的事儿,他的脑袋里甚至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张着嘴条件反射的紧紧巴在张起灵身上。张起灵感觉身上一沉表情也没怎么变,右手越过吴邪抱着他不放的手臂去换抓原本左手握着的黑刀,不知用了什么巧劲儿,吴邪感到他浑身肌肉一紧,然后他们就在空中变了个方向,离建筑的墙壁越来越近了。那建筑是越往下越宽的,吴邪心想不好,摔到地上是滩肉泥摔到石头上不就……咦好像区别也不大。

张起灵可没管吴邪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右手将黑刀往墙壁上一插,利用这股力快速减缓了他们下坠的速度,两人又往下滑了一些才堪堪在离地面大概两人高处停住。胖子停在他们还往下一些的地方,此时正骂骂咧咧着自己的铲子不顺手,比他们两个人还掉的远一些——吴邪觉得倒不是铲子的锅——而黑瞎子停在比他们高不少的地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随后身手漂亮的从吴邪头顶翻到了地上。

等张起灵终于也落了地,吴邪才乖乖的松了手从他身上下来。吴邪这孩子就是这样,从小被娇养大,对保护自己、对自己好的人特别容易亲近,大抵也是感到亲切了,自落地他就一直站在张起灵附近半步不走远,虽然这跟他腿还发抖站都站不太稳也不无关系。

但是黑斗篷并不打算给他们休息的时间便已经追至眼前,四人不得不继续跑路。吴邪跑了几步便落了后,张起灵不得不反身又拉着他强迫他跑起来。

等到停下的时候,吴邪感觉脚都不是自己的了,嗓子也疼得不行,呕吐感不停从五脏六腑传来,让他想干脆躺下生死由命。他刚想蹲下就又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抓住他的果然是那小哥,旁边儿胖子还笑呵呵的夸他:“小少爷不错啊,居然跟得上胖爷革命的步伐。我看你有前途!”

张起灵仍不多话,只扔下一句:“不能蹲。”就去和黑瞎子不知道商量什么去了,留下个胖子跟吴邪嘚啵不停。

他们现在在的地方是一个山洞,是黑瞎子在峡谷外的一处石壁外发现的,洞口极矮,还有些干枯的杂草掩盖,并不容易被发现。吴邪看还算安全,半天也没有黑斗篷的动静,而其余三人也都一副镇定的样子,便也静下来和那胖子说话。

据胖子说他姓王,是闯进那地方去找他未过门的媳妇云彩的。云彩才十七岁,一年前生了一场眼疾,然后眼睛就不知怎么长了一圈红线。云彩的父亲阿贵也是个糊涂的,没多想就把女儿上交给了国家,之后再无音讯这才知道后悔。胖子一听说就开始到处找云彩,找了也快一年了,这次才终于进入了正确的地方。

关于胖子找没找到云彩,吴邪没有问更多,也不需要问更多。他只是看着胖子说起这些事儿,没有了刚才乐呵的样子,卷了根烟点起来,半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tbc.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